女子职业电竞有多难?王者中单一姐曾2年辗转6家俱乐部

2022年11月9日 by - 亚博|软件APP应用平台首页

妆容精致,黑色长裙,侃侃而谈,不带一丝的口音,身高超过1.7米……像是在职场历练了数年。

一脸稚气,心直口快,谈起得意、好奇、懵懂的事,眼神和表情都毫不掩饰地流露……又像是尚在校园读书。

她是李九嫣,2003年出在湖南郴州,2018年第1次离开家乡,只身前往广州。

此后3年,辗转多个城市多家俱乐部,经历了大型赛事和高强度训练的磨砺,感受了夺冠的喜悦和失败的遗憾。这一路走来,她有哪些体验,又有何感受,听她娓娓道来。

初三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JC王者荣耀女子分部在招募。一开始我以为是骗人的,在我的印象中,职业这个赛场是属于男孩子的,没有女子职业选手。

为了印证信息是否属实,我当时又百度又打听,后来发现确有这么一支队,就联系了当时JC女队的教练城麓,他只是告诉我过完年再说。但遗憾的是,过完年他们的女队就解散了。

虽然离家不远,但当时我还没有离开过郴州。思索再三后,我还是买了张票就去了,一个人。

当时家里人也不放心就一直关注着,从广州南站到基地所在的地方,一路上就一直问我。我自己挺害怕的,而且又是晚上,不过没多久教练和领队就来接我了。

家里人一开始都觉得是人贩子,又是沟通协调,又是通过视频给家里人看了基地,尽可能让他们放心,让他们相信我不是被人贩子拐卖了,也不是进了传销组织。

另外,我在广州有个堂哥,已经工作了。他来看我并将我的情况告诉父母之后,他们才放心。

队伍没了,那就回家接着读书呗,等着读高中时,昆山一家名叫KA的俱乐部又找到了我。于是,仅一个月高中生涯后,我踏上了去昆山的路。

让我没想到的是,9月抵达昆山,12月队伍又解散了。父母倒是没有埋怨我,就觉得我年纪还小,出去吃点苦头就懂事了,我妈妈跟我说:“这次亏吃够了就好好回来读书,别出去了。”

但过完年后,机会又来了。我在EWG时认识的教练情书,也就是我现在的教练,他所在RE俱乐部正招募队员,他说:“我们做了这么多年,不会轻易解散,相信我。”

整个2019年没有纯女子比赛。我去了佛山,打了男生女生都参加的比赛,还拿了亚军。

因为赛事比较少,RE决定全员转去直播,我虽然当时也做了直播,可是并不喜欢。

再加上那个季节,北京到处飘着柳絮,对于过敏严重的我来说是一种折磨。所以我跟RE解约了,7月离开北京,又去了广州,但正式解约是在年底。

再去广州时,我姨妈的儿子给我租了房子,还买了一台电脑。家里人的意思是,玩呗,什么时候玩够了,再回去读书或做别的。

我很快就去了福州,当时YQL要做电竞学校,我的朋友,也是aGirI的大梓让我加入他们,我去福州了解了一下。不过还是没待多久,后来就去了嘉兴,参加《终极高手》。

其实那段时间也想过回学校,甚至联系过学校,可是后来想想,我年纪也不小了,走上这条路也经历过赛场和社会,让我回高中读书,肯定安不下心。

我想,跟普通人比起来,我是有天赋的。接触王者荣耀没多久就加入了职业队,虽然不停换俱乐部,还转变位置,但总有俱乐部找我去首发。

逐渐有了名气,让圈内人知道了我。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下,我去了上海火豹试训。当时试训需要七天,但我第一天就过了。

那天训练赛打了4场。晚上19点那场,我突然就被安排去打野,但之前我一直是中单。

当时我有些奇怪,九月(雅加达亚运会王者荣耀冠军成员)对我说,“你已经通过了,现在没有人打野,看你简历上说你会打野,补一下位置!”

在火豹的训练很辛苦,7点半起床,8点开始训练,24点结束。因为我们第一次踏足男子赛区,去跟男选手竞技对抗,很多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未知的,甚至基础也比男生差很多,我们需要通过高强度训练来弥补这些缺陷。

火豹规定训练室不准穿拖鞋、睡衣,坐姿要规范,沟通要有效、不说废话。火豹还有一套完整的训练行为规范,要求选手只要踏入训练室,就要进入状态,要记住你是在训练,不是在玩。

体会到团队精神的重要,通过开会、游戏、团建,火豹想办法促进团队精神,加强融洽和相互了解,促进游戏中配合默契,让每个人都发挥作用。而在别的队,有时我会感觉自己在一带四。

还有一点,男女电竞选手的差距是各方面的,女生想的没有男生多,操作没有男生好,跟顶尖的男生比,差很多。

打游戏的男生,尤其是打职业电竞的男生,数量多,基数大,顶尖的选手水平很高,万里挑一的肯定好过百里挑一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