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加仓的电竞教育是什么?我们混进了一个电竞学校

2022年11月19日 by - 亚博|软件APP应用平台首页

钛度创始人李晓峰,除了是知名电竞手、“人皇Sky”,还是拿过王思聪5000万投资的老朋友。

从操盘熊猫,拉动全国电竞主播身价暴涨,再到经营不善熊猫破产、香蕉卖身,大起大落之间,这位自称要“活到老学到老”的富二代,见证了中国电竞行业发展的全程。

朋友之间好办事,这次王思聪旗下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加入钛度股东行列,钛度的注册资本由357.14万元增至718.60万元,增幅达101.21%。跟当初的5000万比起来,300多万更像个象征,表达一下王思聪继续耕耘电竞的态度。

据游戏工委统计,2018-2020年我国电竞市场规模逐年增长,2020年时为1365.57亿元,较2019年增长44.2%。

随之增长的还有电竞用户规模,2022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将突破1800亿元,用户规模也将达到4.18亿人。

《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趋势报告》显示,中国已成为全球产值第一的电竞市场,无论是电竞核心观众还是相关赛事收,均位于全球首位。

据腾讯电竞所公布的人才供需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电子竞技产业人才缺口高达21万。2020年,更有专业机构指出电竞行业人才缺口已达到50万之巨。

8月30日,史上最强未成年防沉迷新规出台,规定未成年人每周游戏时间不得超过3小时。电竞青训体系遭到史无前例的冲击,17岁夺冠成为历史,抗韩之路仿佛又回到起点。

有趣的是,就在这条新规落地一周后。电竞正式入选亚运会,《王者荣耀》《炉石传说》《DOTA2》《和平精英》《英雄联盟》等八个项目成为入选2022年亚运会电竞比赛项目的游戏,还将正式产生奖牌。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这让整个电竞行业的前程,都蒙上了一层难以言说的暧昧。

某种意义上来说,电竞教育也是一个暧昧的行业,这个行业上一次出圈,不是因为“教育业务”受到关注,而是“劝退业务”。

今年1月份,成都一电竞机构在网上发布视频,视频里,该电竞机构负责人谈到机构对外提供电竞“劝退”业务,提出这项业务可以引导青少年正确的电竞价值观。

“电竞教育”的概念提出于2014年,2016年,“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成为教育部的增补专业之一。

电竞教育相关的学校机构,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类:社会机构开设的电竞训练基地,中专、中职开设的电竞专业,本科高校开设的电竞专业。

过去5年间,共有59所高职院校开设了电竞专业。这些高校都做学历教育,本科4年,专科3年,课程包括通识、专业课两种,学费基本和其他艺术、体育类专业持平,多在1万元上下,最低4500元,最高24000元。

在电竞培训机构从业者看来,高职院校之所以开设电竞专业,主要是因为原本的专业招生已经走入了瓶颈,希望借助电竞的热度扩大招生。

光谱电竞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高职院校想吃下这部分人才需求,但中小规模的高职院校设立电竞专业的初衷就是获得补贴,很难招揽到水平达标的老师。

比如国内第一家宣布成立电竞专业的学校,锡林郭勒职业学院,一共开设了6门专业课,涵盖英雄联盟、DOTA2、穿越火线款游戏和基础理论。

据该校教师介绍,学院的课程安排和作息和普通学校都是一样的,上午、下午按课表上课,中午午休,晚上自习,每天给学生5个小时的实操课,“该玩的时候一分钟都不会少他们,但也会限制他们玩游戏的时间。

然而这个国内首家电竞专业的考试试卷,透露出了其教学力量的薄弱和业余:LOL里红蓝BUFF多少秒出现?S1冠军队伍是哪只?

然而,即便试题浅薄如此,班里依然有近四成学生成绩不及格。校方的解释是,这些学生多是中途辍学或有严重的厌学情绪,对文字内容并不敏感。

对文字不敏感还在其次,偏偏这些高职电竞生们,游戏也打得不好,这就很尴尬了。

2018年,蓝翔电竞战队在LDL春季赛里拿到0-11的战绩,在3局2胜的赛制中,他们甚至没有赢下一小场比赛。

某中职院校电竞专业的毕业生陈亮(化名)这么描述自己的专业,“上午文化课没人听,班里同学的兴趣都在下午游戏课上,现在打了三年游戏,出来发现什么技能都没学会。”

这些所谓的电竞专业,不论培养方案还是所学内容都和市场存在严重脱节,老师大多也刚毕业一两年,自己对行业都弄不明白,专业课时经常填不满,“大量专业课都是忽悠大家打游戏。”

青轴游事在天眼查上搜索发现,与“电竞教育”相关的企业高达九百余家。我们添加了一个电竞机构的招生老师进行咨询,表明意向后,对方发来了一份宣传用PDF。

在企业介绍一栏,赫然写着这间成立于2019年3月的电竞学院,“先后与中国科学院、复旦大学、北京交通大学等共同成立了创新中心……”

这位招生的老师称,他们是除了上海以外最大的电竞基地,这间学院的王者荣耀班教练为HERO退役的职业选手,培训周期三个月,学费18800,住宿费1500,伙食费自理。

按每个学生20300计算,一个班招10个学生,进项就有20多万,刨除教练工资和场地费、教具费,开一个三个月的班,保守估计也有10万元左右的利润。

这仅仅只是巨大营收盘子的一部分,这间“电竞基地”不只开王者荣耀这一种游戏的班,还有和平精英、英雄联盟、LOL手游等训练营。

按照这间机构的承诺,如果不能进青训营,机构会给予“科学合理的指导”,让学生重返校园。如果不想上学,可以往其他方向发展,解说主播或者陪玩,这位招生老师表示,“这个的话咱们都是有对接的,游戏主播需要看自己的人气。”

至于防沉迷新规下,未成年人用什么号训练这个关键性问题,对方并没有给出答复,只是表示“学院会解决的。”

知乎上,有人提问“电子竞技学校是不是坑人的?”一位自称最早一批电竞教育从业者的知乎网友回答称,80%的电竞学校是坑人的。

做不到是指,比起“培养”电竞选手,培养幕后从业者要繁琐得多,成本和难度也更大。比如赛事执行人员,要熟悉赛事的基本赛制、结构和各个游戏项目。要培养合格的赛事执行,校方需要出钱出设备,带学生组织比赛,又或者送学生去游戏公司实训。

能教这个科目的老师,最起码也得有三年赛事经验、带过大型项目。这样的人很少,薪资要求也很高。

预言家游报曾调查过几家电竞培训机构,发现其官网上给出的师资,几乎都是地方赛事的运营,策划或者俱乐部的管理人员,甚至某些艺考培训的老师。

实际上,很多学校和机构都存在同样的问题。城市英雄争霸赛冠军来当老师,从产业带到解说,再从解说带到赛事,很多老师自己都没搞明白电竞是什么,就敢教孩子。更有甚者,干脆留用自家毕业生当老师,实现自产自销的业务闭环。

不难想见,这类机构培养出来的学生,除了极少数有天赋的天才,剩下的,都会面临就业难的现实困境。

据多家电竞企业的人事和业务部门透露,业内企业目前的招聘标准,依旧是学历+工作经验+关联资源的基本公式,除了选手以外,来自游戏、媒体、公关、直播等行业的从业者,构成了电竞业务的中流砥柱。

某国内一线FPS端游赛事负责人认为,以当前电竞产业的发展速度、真实用户数和消费能力看,以往那批优秀的转业者,在未来几年内依旧能满足市场需要,大多数电竞毕业生、学员的价值感,仅仅是自嗨而已。

自嗨过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要么放弃电竞,要么成为最底层的游戏主播,学历上的先天不足,让他们和大多数真正核心的游戏企业绝缘。

师资不足、教学无序、就业困难,至少现阶段,电竞教育要被视为一门独立而具有足够专业性的学科,还为时过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