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的“大学时代”:高校战队扩容机构盯上学霸

2022年4月29日 by - 亚博|软件APP应用平台首页

热潮以及资本化诱惑下,大学生电竞未来方向成为话题——究竟是面向社会吸引资本,还是回到初衷弘扬体育精神?

2020年11月,英雄联盟S赛总决赛当天晚上。四川大学电竞社社长李佳怡组织了电竞社上百名社员,在川大一间能容纳三四百人的多媒体教室举办线下观赛。

时间穿越一年,近百名武大电竞社的社员因为S11聚集在武汉一家酒店会议室里,手上挥舞着荧光应援棒,随着比赛的进程以及EDG战队的每一次出色发挥而发出阵阵欢呼。

让一群来自五湖四海,个性不尽相同的学霸甘愿在电竞社,除了爱好,自然还有一套自洽的逻辑。

在武大电竞社,从不缺少传奇故事:电竞社从无到有,全程参与建造的学长;举办各类赛事,从万千学子中筛选出合格人选的学姐;还有人率领校队四处征战,为武大电竞社在大学电竞圈获得显赫声名。

电竞的故事正在更多大学校府翻开,热潮以及资本化诱惑下,大学生电竞未来方向成为话题——究竟是面向社会吸引资本,还是回到初衷弘扬体育精神?

“不少机构表示希望在比赛中挖掘新人,其实这不太现实。”北航Dota2战队领队Chaibot说,大学生电竞应该是改善游戏环境,让大家投入更多的激情,而非单纯地盲目炒作。

大学里的“线日,当北京大学“未名”战队以0:3输给中山大学“Loi Gongdong Da”战队,最终无缘由斗鱼举办的“DOTA2受教杯

对于从高中就喜欢上这款游戏的橙汁而言,Dota2几乎是自己青春中重要的一环。在参加此次比赛前,他曾幻想过自己随队夺冠的狂欢,也想过失败出局后的落寞。但当结局真正到来时,却发现并没有预想般那样难以接受,只是内心深处无比失落。

决赛当天,远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Chaibot和身处重庆大学的PO3,尽管各自所隶属的战队早已被淘汰,但都通过直播看完了整场比赛。毕竟对于他们而言,Dota2实在太特殊了。

在那个还没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的年代,Dota无疑是每个喜欢MOBA类游戏的少年的最爱。每每打开电脑,进入界面的那一刻,这里就是他们的乐园。

同样早在1995年就开始逐步接触红色警戒、CS、魔兽争霸等竞技类游戏的Chaibot,也曾迷上Dota2。在Dota2刚刚公测的阶段他正在读博士,恰好这一时期他需要作为助教经常给本科生代课。在课外交流中他偶然发现,这些和自己没有太大年龄差距的学生,很多也喜欢Dota2,并因此成为了朋友。“当时北航还没有电竞社,众多游戏爱好者组建了个QQ群,经常约在一起打游戏和聊天,算是学业外放松身心的最好方式。”Chaibot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所有喜欢电竞的年轻人,都希望能找到同好。而电竞社,无疑是大学里最好的交流阵地。

作为电竞社社长,李佳怡需要全程参与其中。运营电竞社最重要的是团队协作,自然拆解成为社长必备的重要技能。

电竞行业的爆发,让越来越多平台、游戏商重视起高校平台来。自然,电竞社随时会收到外界赛事的邀约。

李佳怡很快发现蹊跷,对方不但迟迟拿不出“官方文件”,甚至在比赛开始后不久,其中一个负责人直接跑路。不得已之下,只能草草终结比赛。

如今他已在另一所高校任职,仍一直关注着北航电竞的发展。开赛一个月前,北航学生找到他,希望由其担任领队。然而Chaibot内心却有些犹豫。这些年来,电竞的爆发让市场涌现出大大小小的赛事,其中鱼龙混杂。“发生过太多次学生一腔热情,最后却被主办方欺骗的情况。”Chaibot告诉记者。

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电竞游戏用户规模在2021年达到4.89亿人,这也意味着“全民电竞”的时代已经来临。

“武大电竞社里很多社员都是‘学霸’。平衡学习与爱好,这是每一个学生都要掌握的,让两方面都得到一个比较高的效率。”小福说。如今,他们正在忙碌地参加斗鱼举办的湖北电竞高校选拔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