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陪练行业积极向好 新华网刊文谈有利于促进电竞行业整体发展

2022年6月10日 by - 亚博|软件APP应用平台首页

6月7日,新华网刊文谈游戏陪练行业,与以往不同的是,该文章讲到游戏陪练积极作用,特意提到国家正在帮助头部平台提升管控水平。文章全文如下:

近年来国内电竞产业迎来快速发展,不少国内的电竞俱乐部也屡屡在国际上斩获佳绩为国争光。和其他相关产业一样,电子竞技也逐步支撑起包括电子竞技选手、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指导员等多种新职业,这些也有望成为新形势下更多灵活就业人群的新选择。

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已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号正式体育竞赛项目(08年改为78号),电子竞技已开始走向职业化的发展道路。2019年4月1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包括两个与电竞相关的的职业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而在国际赛事的推动下,电竞项目发展迅猛,电子竞技指导员这一职业也逐渐被越来越多人了解。

电竞指导员是基于电子竞技及相关行业生态,为提高用户电竞体验感和水平而提供的技战术指导、咨询、竞技陪同等体验服务。其目前主要通过在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和平精英等在全球或地区有较多玩家参与,并形成相应竞技性赛事的电子竞技游戏中为用户提供相关服务来获取报酬。

据了解,早在2010年前后,欧美等国家便开始出现类似服务业,最早始于Xbox平台游戏在线协助通关。目前国外最大的电子竞技指导员平台是Discord,截止2019年其注册用户超2.5亿,月活用户超5600万,估值超70亿美金,正在谋求上市。

国内于2014年前后开始形成相关产业,目前全职从业者数十万,兼职从业者数百万。2021年以来,随着灵活就业人员的增长,国家开始建立健全相关行业治理体系,帮助行业头部平台提升自身管控水平,将之前由于管控不到位造成的不良现象进行了有效的控制,行业头部平台主体责任得到有效加强。

浙江温州人金程鹏就是一名兼职的电竞指导员,目前在广东广州工作,他曾在餐馆、酒吧等从事服务员工作,做电竞指导员让他在工作之余也有一份收入。金程鹏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其实目前国家对这个行业的监管还是比较严的,他说:“目前行业内较大的平台对电子竞技指导员和用户普遍采取双向保护措施,具体措施有几点:首先,最基础的是未成年人既不能成为电子竞技指导员也不能使用相关服务;其次,大平台对于有毒有害信息处理都很快,基本都是实行7*24 小时AI加专人值守体系,快速剔除相关有毒有害信息;第三、部分大平台还会经常组织平台上相关电子竞技指导员学国家最新法律法规,并借助平台优势进行相关爱国主义教育。”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数据,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了2亿人左右,灵活就业已成为我国劳动力市场的重要就业方式。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指出,随着数字技术不断进入,以平台作为组织基础的新就业形态正成为我国灵活就业中重要且规模不断扩大的力量。各类数字经济领域的灵活就业,如云客服、人工智能标注师等职业打破了就业时空限制。在此大背景下,电子竞技指导员正是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下产生的新职业。

相关人士表示,电竞作为一个发展迅猛的新兴产业,其平台所能吸附的灵活就业人员数量超乎想象,而电子竞技指导员这样的职业,未来将有望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

6月7日,新华网刊文谈游戏陪练行业,与以往不同的是,该文章讲到游戏陪练积极作用,特意提到国家正在帮助头部平台提升管控水平。文章全文如下:

近年来国内电竞产业迎来快速发展,不少国内的电竞俱乐部也屡屡在国际上斩获佳绩为国争光。和其他相关产业一样,电子竞技也逐步支撑起包括电子竞技选手、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指导员等多种新职业,这些也有望成为新形势下更多灵活就业人群的新选择。

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已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号正式体育竞赛项目(08年改为78号),电子竞技已开始走向职业化的发展道路。2019年4月1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包括两个与电竞相关的的职业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而在国际赛事的推动下,电竞项目发展迅猛,电子竞技指导员这一职业也逐渐被越来越多人了解。

电竞指导员是基于电子竞技及相关行业生态,为提高用户电竞体验感和水平而提供的技战术指导、咨询、竞技陪同等体验服务。其目前主要通过在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和平精英等在全球或地区有较多玩家参与,并形成相应竞技性赛事的电子竞技游戏中为用户提供相关服务来获取报酬。

据了解,早在2010年前后,欧美等国家便开始出现类似服务业,最早始于Xbox平台游戏在线协助通关。目前国外最大的电子竞技指导员平台是Discord,截止2019年其注册用户超2.5亿,月活用户超5600万,估值超70亿美金,正在谋求上市。

国内于2014年前后开始形成相关产业,目前全职从业者数十万,兼职从业者数百万。2021年以来,随着灵活就业人员的增长,国家开始建立健全相关行业治理体系,帮助行业头部平台提升自身管控水平,将之前由于管控不到位造成的不良现象进行了有效的控制,行业头部平台主体责任得到有效加强。

浙江温州人金程鹏就是一名兼职的电竞指导员,目前在广东广州工作,他曾在餐馆、酒吧等从事服务员工作,做电竞指导员让他在工作之余也有一份收入。金程鹏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其实目前国家对这个行业的监管还是比较严的,他说:“目前行业内较大的平台对电子竞技指导员和用户普遍采取双向保护措施,具体措施有几点:首先,最基础的是未成年人既不能成为电子竞技指导员也不能使用相关服务;其次,大平台对于有毒有害信息处理都很快,基本都是实行7*24 小时AI加专人值守体系,快速剔除相关有毒有害信息;第三、部分大平台还会经常组织平台上相关电子竞技指导员学国家最新法律法规,并借助平台优势进行相关爱国主义教育。”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数据,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了2亿人左右,灵活就业已成为我国劳动力市场的重要就业方式。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指出,随着数字技术不断进入,以平台作为组织基础的新就业形态正成为我国灵活就业中重要且规模不断扩大的力量。各类数字经济领域的灵活就业,如云客服、人工智能标注师等职业打破了就业时空限制。在此大背景下,电子竞技指导员正是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下产生的新职业。

相关人士表示,电竞作为一个发展迅猛的新兴产业,其平台所能吸附的灵活就业人员数量超乎想象,而电子竞技指导员这样的职业,未来将有望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