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丨巴西人眼里的足球生态灾难

2022年6月17日 by - 亚博|软件APP应用平台首页

佛罗伦萨的春天总是这个样子。如果以意大利北方或者中北欧的标准来说,佛罗伦萨根本就没有冬天,只是阴冷天气较多的两个月而已,满目仍然是绿色,没有线月的某一天,阳光就像突然爆炸一般,从每个角落反射回来,河边的青草开始热腾腾地生长。

两条狗已经10岁了,和往常一样在河边吃草。它们吃得很有劲,某些时刻看上去和牛羊没有区别。不同的是狗吃了一阵草会吐掉,然后继续吃。

另一个带着两条小狗的中年人从身边走过,他看到我蓝色的巴黎圣日耳曼休闲短袖评价说:“球衣挺漂亮。”

我跟他表示感谢,但表示我不是巴黎圣日耳曼球迷,只是1年多以前趁着换季打折买的。聊了好几句,他突然问:“你怎么会说葡萄牙语?”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一开始对话说的是葡语,然后我也不由自主地就跟着聊上了。可能是我正处于春光明媚里的恍惚状态中,也可能是疫情后的一种改变。在过去两年里,人们很少会长久驻足聊天,总是匆匆忙忙地打个招呼就走,我其实说意大利语的次数也很少,潜意识里多多少少淡化了因为住在意大利就一定要说意大利语的习惯。

这个人叫詹卡洛,是意大利移民后代。他在巴西长大,后来又去了美国,现在住在巴塞罗那,父母则移居意大利。疫情发生后,给父母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他又回佛罗伦萨来定居照顾父母。

或许他觉得我像是半个老乡,我们站在河边聊了好一阵子。这竟然是2018年跟访巴西队以后我第一次长时间和别人说葡语,时间过得实在太快了。

遇到“巴西老乡”,当然是几句话就聊到了足球,詹卡洛和其他很多意大利移民后裔一样是帕尔梅拉斯球迷,后来移居西班牙,又成了巴塞罗那球迷。

听其介绍,他做的是青少年心理辅导方面的工作。现在搬到了佛罗伦萨,他打算在意大利也开展业务。

在足球这个话题上,巴西人说话总是能体现出他们作为足球王国的与众不同。詹卡洛说,你有没有感觉到,疫情这两年,足球生态被破坏得很厉害。小孩子们都被关在家里,他们被损害之处不仅在于不能出去踢球,不能从事正常的训练,而且他们的心理也遭受了很多创伤。这是目前不能立即被看出来的,但过10年再看,到时候世界足球可能会出现很糟糕的足球一代,而且心理问题会更加泛滥,这个他现在看就已经很严重了。

关于疫情对足球和青少年成长的影响,我从未想到过“生态”这个层面。他的用词无疑非常准确。足球在欧洲和南美,尤其是南美,首先不是一种产业,而是生态。它是青少年成长的一部分。当成千上万的青少年不能像平时一样和小伙伴们一起踢球,当大量的足球赛事因为疫情取消,当足球训练因为各种限制无法正常进行,“足球生态”面临的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断裂。

足球对青少年提供的绝不仅仅是身体锻炼、陶冶性情等作用,它在促进社会参与、舒缓成长压力、消除焦虑感、培育个性等方面的价值都是独一无二的。孩子们一旦没有了足球,没有了过去习惯的每个周末的青少年赛事,反过来非常容易因为别的原因产生挫败感、积累焦虑、无法建立自信。

以意大利来说,最近的十几年间,从事足球运动的青少年数量在不断减少,电脑游戏等新玩意儿改变了太多人的成长模式。我从一些当地朋友处听到的青少年故事,其中心理疾病问题并不少见。现在欧洲社会对待青少年心理问题普遍采取美国式的药物干预,“谁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造成更多的问题”,一位女儿正接受治疗的父亲这样对我说。

疫情也导致我和当地人的接触交流急剧减少。但我相信詹卡洛的观察是完全正确的,问题之前就已经存在,疫情只可能让它加剧。

国内有人对欧美国家的防疫缺乏了解,一味用“放开”、“躺平”等词汇去描述,其实并不是这样,不管采取怎样的防疫模式,只要是积极防疫的态度,每个人身上都会增加责任和负担。

就以我们家小孩为例,稍有咳嗽、发热、清鼻涕就会被学校送回家,查过核酸、症状消失后才能返校,若是学校出现了阳性案例,从老师到所有学生都要立即居家隔离。

这导致过去一年女儿几乎有一半时间是呆在家里,这样的成长当然不会让任何人舒服。去年夏天我们把她送去当地的一个体育夏令营,小孩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接触各种体育运动,我发现这是让她改变最大的一段经历,一个月下来,变得自信、开朗了很多。

尽管疫情问题在国内是热门话题,但我在微博上几乎从来不参加讨论,至少有一年多时间以来是这样。

一个根本原因在于,即使读过无数科普,也一直在关注医学方面的各种最新消息,但我认为自己对这场流行病完全缺乏了解。就像我们读到的很多新闻也时常是自相矛盾的。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羟氯喹一度被吹成神药,之后很快被证明无效。

去年这个时候,意大利部分媒体认为本国优先给老年人注射疫苗的步骤是错的,中国先给青壮年注射才是对的,不仅有利于快速复工,而且防疫应该首先阻断病毒在社交最活跃人群里的传播。但现在意媒又认为本国的步骤没错,类似的讨论就算专家的看法都在变,我作为业余人士又如何参与?所以在很长时间以来,我相信闭嘴少说话、做好个人防护、减少社交,这才是最好的防疫。

然而詹卡洛提出的生态问题同样值得考虑。成年人做出各种决定的时候,尽管总是努力让思维过程基于“理性”,但实际行动往往最多的着眼处仍是眼前利益和短期价值。而与青少年成长密切相关的“足球生态”,属于长久影响和长期价值问题。还好伴随着各国大面积启动解封,这场可能已经造成不小影响的生态灾难可以走向终结。最近一段时间,女儿学校组织的课外活动和参观游览频率明显是去年的好几倍。我坚信球类运动的教育价值,等她到6岁就可以参加青少年俱乐部的训练,要么足球,要么篮球,一定得选择一种。

当然,青少年的“足球生态”这个话题其实也是很欧美的,就像这场对话发生在佛罗伦萨河边。大多数中国青少年还没有过上把定期从事足球运动作为成长必不可少一部分的生活,尽管各种减负指令在试图帮助孩子们解放自己的课余时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